中医鬼才倪海厦:59岁病死?弟弟解密死因,睡眠习惯为其死埋伏笔

“中医集大成者,必须要做到‘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知人事’。”

这是“中医鬼才”倪海厦的经典语录之一,这话也透露出了他对中医的基本理念:做厉害的中医极难;厉害的中医,真的极其厉害。

也是基于这一与众不同的认知,在下定决心弘扬中医之后,倪海厦开始系统地学习知识,这些知识中,尤以中国传统文化为重中之重。

在研究传统文化的同时,因信奉:要成为“集大成中医”必须“无所不知”,他还进行玄学研究。试图揭开“看不见”的部分,左右“看得见”的部分的秘密。

研究玄学到了一定程度后,倪海厦确定:中医和玄学本就有着互通关系。尤其在拜了第二位老师,即来自上海的徐济民后,在这位擅长针灸疗法的老医生的影响下,他更加确定中医和玄学有互通关系。

师从徐济民期间,倪海厦不仅学习了很深奥的针灸疗法,还学习了很多玄学古籍。

倪海厦对学习的热爱,达到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境地。普通人的学习,总是要专门拜师、进学堂,再不济也要在社会上去历练,不然就“没法学习”。可倪海厦的学习,却是“每时每刻”、“随时随地”。

就连睡觉的时候,他也不肯放过学习机会。因此,别人的枕头底下顶多放一本书,而他却不仅放书,还会放纸和笔。

倪海厦

为什么睡觉的时候放纸和笔?因为他睡觉之前,只要还醒着,或者半睡半醒,就一直在琢磨所学的知识,他发现:这样睡觉,就相当于梦里也在学习。

尤其,无数次在睡梦中找到“解法”之后,他更加频繁地利用“梦”来学习了。他经常睡到半途,突然惊醒,然后坐起、开灯,抓起笔在纸上写下梦里获得的灵感。

连睡觉时间都坚持拿来学习的倪海厦很快掌握了“命、相、卜、山、医”,而这样的人,不用说,绝是那个一开口,就经常让人趴下的人。因为,他的认知,早已突破到了普通人无法想象的程度。

另一方面,倪海厦因知道自己不是科班出身,所以在学习医学时,总是付出比普通医者更多的时间。

原来,倪海厦祖上并无学医者,这种出身,在医界,就叫“无承”。他对医学感兴趣,并走上学医之路,多少有点偶然性。

少年时期,他的二姐经常痛经。因本就对医学感兴趣,加上迫切想要缓解二姐的痛经问题,他开始自学古籍《医宗金鉴》。

对于当时还未打通古文的倪海厦而言,自学古籍并不是容易事,可以说,为了看懂这本古籍,他简直脱了一层皮。

将《医宗金鉴》研究清楚后,倪海厦凭借感觉研制出了一个专门治疗女性痛经的药方,而且,这个药方,还能彻底根治痛经。

倪海厦将药方给到二姐后,二姐没有任何犹豫地,就按照药方抓药吃了。这阵子,她亲眼见弟弟终日抱着《医宗金鉴》研究,她认定:有这种钻研精神的弟弟,他开的药,绝对死不了人。

事实证明,倪海厦开的药,不仅不会死人,还有奇效:二姐吃下药后,痛经奇迹般地痊愈了。二姐将这药方介绍给了同学、朋友,也都奏效了。

也从此时起,倪海厦的家人发现了他在医学上的天赋。倪海厦遂慢慢“半道”开始做医生了。

“半路出家”的倪海厦,极其努力。人说“越努力越幸运”,他也总能碰到贵人,就在上大学期间,他结识了一位使用紫微斗数的高人,在他的指导下,倪海厦开始系统接触五术。仅仅两年时间的钻研,他就掌握了整个占卜体系,达到了融会贯通。

此时的倪海厦已经开始一边行医救人,一边开卜命馆了。年仅25岁时,他就掌握了惊人的财富,来找他的非富即贵,他们都愿意出高价来求他帮忙解决各种问题。

倪海厦敢收高价,也与他敢于担责有关,他开卜命馆,承诺给别人终身服务,除了占卜,还提供风水、相术等一系列服务。

每天前去找他的人络绎不绝,他的名声很快传遍了整个台湾。1980年底,因父亲坚持移民,年仅26岁的倪海厦带着全家移民美国。

倪海厦在美国加州

到美国后,倪海厦继续夜以继日地学习,他仅用两年时间,就在美国取得了中医学博士学位,之后,又获得了美国佛罗里达州针灸医师执照,以及当地中医医师执照签证。

这也就意味着:倪海厦可以在美国继续行医救人了。这期间,他数次将癌症晚期的病人从死亡线上拉回,在美国名声大噪后,无数老外病患不远万里奔来请他诊治。

倪海厦在美国行医逾二十年,还曾任美国加州中医药大学博士指导教授等职务。

在继续用中医救人、担任教职的同时,倪海厦还开始边学习边做一件大事:写《天纪》、《人纪》,《地纪》三部大作。

这“三纪”中,天纪讲的是天文地理;人纪讲的是针灸伤寒。人纪写完后就是同步教学,因早已打通中国传统文化这个环节,他的课形象生动,还时不时旁征博引,很快,天纪就爆火。紧接着,人纪班课程里,也涌入了大量社会名流。

完成天纪和人纪之后,倪海厦还做了一件大事,他在美国创办了汉唐中医学院。自此后,他就开启了陀螺模式:白天讲课,晚上看病,深夜研究,空闲时间各种见缝插针学习。

汉唐中医学院的门联

人的盘子越大,事越多,所耗费的心神也就越多。

倪海厦的学生们发现:讲天纪的时候,他人还是比较圆润丰满的;讲黄帝内经时,他的状态也还可以;而到了讲针灸时,他整个人看起来就已经比较消瘦了。

还未变瘦时期的倪海厦

实际上,自从创办汉唐中医学院以来,他每日的睡眠时间,就没有超过过3小时。这主要与他睡觉时利用梦修行有关。

倪海厦极其看重时间,他认为:人用三分之一的时间睡觉,这简直是浪费生命。经过长时间的思考和研究后,他惊讶地发现:人在睡着的时候也是可以修行的。如此一来,睡眠也便不再是浪费时间了。

为了让睡觉也变成修行,他经常强制带着各种问题入睡,而当大脑处于清醒与沉睡的临界点时,他又用意念让自己醒来,然后将临界点时,大脑的思维活动记录在床边随时备着的纸笔上。

再后来,倪海厦遇到的疑难杂症越来越多,他越发迫切想解救更多人。救人的欲望一天比一天强,他甚至开始出现一些常人无法理解的行为,比如:每晚睡前,他都会向仲景华佗先师祝祷,再行入睡。

每晚坚持如此后,倪海厦竟发现:他经常在半夜梦中得到高人指点。每次得高人指点,他都会突然惊醒,并马上抓起纸笔写下梦里的所思所悟。

可以说,为了能让病人减轻痛苦,他已经有些“入魔”了。他总是竭尽一切所能去精进自己的医术,唯恐错过任何提升医术的机会。

倪海厦在讲课

日久后,倪海厦的医术越来越精,可他的睡眠状况也越来越糟糕。很多时候,他整晚都在半睡半醒间,可他却并不顾及身体,他沉浸在梦中修行所得的喜悦中。

开始写地纪时,他就已经敏锐地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耗损严重。可人一旦心里有了自认为比生命更重要的事,他们即便知道身体已不行,也不会再考虑身体。在他们的“大事”面前,自己的身体根本不值一提。

身体消耗极大的同时,擅长卜算的他,还准确预感到自己大限将至。也是因此,他更加频繁地使用自己的身体,他想在大限来临之前,将《地纪》完成。

也因为察觉到了大限,在《地纪》开篇,他便写道:

“现在我正在跟时间赛跑,生命是有限的,希望能趁我有生之年,将地纪完成,许多研究工作必须在去大陆之前事先做好,如研究许多历史上的谜团,训练人纪班学生等等……我已经在尽力训练我的人纪学生,希望将来他们能够帮助到世界各地需要帮助的病人……”

倪海厦对学生极其看重 ,他认为:将他留下的理论学好的人,且志在治病救人者,都是他的学生。但凡学生请教,不管他有多忙,他都会竭尽全力去指导。

倪海厦自己做到了极致以后,他的自信也有了根,于是,他开始公开抨击西医,成为了公开抨击西医的第一人。他还在网络上发表文章,抨击西医药厂。

他发表很多抨击西医的极端言论,包括:“西医无用,除了拔牙,其他的根本不用去看西医,只要是对症,中医比西医效果还快。”

包括:“我到美国就是要扬国威,让老美知道他们的医学有多么落后。我更要借助外国人的肯定,让中国人知道贬低中医、崇尚西医是多么不智的行为。”

包括“中医是数千年下来的实验科学,对象是人,把人当人。西医是近百年的新兴科技,对象是鼠,把人当物。”

还包括“现在的中医,是中医西医化,说好听是‘科学化’,实际上是西医化,怎么没本事让西医中医化呢?中国人可怜啊。”等等。

倪海厦在讲课

倪海厦非常“不怕死”,他还大胆抨击大陆的中医,认为他们中的多数都并不合格。原因自然是基于他的这一理念:“中医集大成者,必须要做到‘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知人事’。”

他认为:中医的根在大陆,但大陆的很多所谓中医,仅仅是懂了一点医理而已,甚至很多都连传统文化都未吃透,如何能做好中医呢?倪海厦始终认为:做好中医需要德行好,而德行好,往往需要中华传统文化打底。

倪海厦的言论,让很多大陆中医很不适,他们无法理解:学中医,非得精通传统文化?传统文化能治病救人?他们越是不理解,倪海厦便越发觉得自己应该留下著作,来影响后世的中医。

为了宣扬他的中医理论,倪海厦多次到访大陆,他深入大陆民间僻远地带,去收集当地的真实故事,同时,还将几乎已经无人能够辨识的失传中药,重新发掘出来,以期让学生们研究中医药时,能运用到它们。

也因为抱持纯粹想要传播自己中医理论的信念,而没有挣钱的意愿,他的所有视频竟全部免费。也正是因为这个决定,如今的大陆,到处都是他的弟子。

预感到自己大限将至的倪海厦,最终在2012年辞世了,享年59岁。

他的早逝,竟成了有心之人抨击中医的证据,他们说:你们看,这个“中医鬼才”连自己的病都治不好,只活了59岁就死了,这还不能说明“中医不行”吗?

还有一些抨击他的人,干脆直接说倪海厦是死于癌症。他们这样说时,心里有一种暗爽:你不是用中医治好了那么多癌症吗?我们让你“死”于癌症,看你个“中医鬼才”还怎么吹中医连癌症都能治好?

说他死于癌症者,还有模有样地说:倪海厦是因早年飙车出了事故,在医院用西医治疗时被输血,感染了肝炎,肝炎未加控制出现肝硬化甚至癌症,最终导致心衰而死。

这样的死因说,漏洞百出,以至于倪海厦的弟子们都懒得去回应。对啊,这不是明显无法“自圆”嘛:首先,输血感染肝炎这种概率就极其低;其次,肝炎,尤其早期肝炎被治愈,简直不要太容易,救人无数的倪海厦岂能治不好自己的肝炎,还让他恶化到癌症?

倪海厦的真实死因只有一个:心脏衰竭。倪海厦的弟弟倪伯时曾在哥哥去世后,公开转述了医生关于哥哥死因的原话,内容是:

“heart failure, possible liver disease”(心力衰竭,可能是肝上的病导致)

倪海厦弟弟倪伯时

医理上而言,劳累过度极易诱发心力衰竭,劳累过度也会导致肝功能异常,即引发肝病。从倪海厦哥哥的叙述来看:他肝有问题,且最终死因是心力衰竭。

从倪海厦生前的种种来看,他的真实死因也就呼之欲出了:因操劳过度,心力交瘁导致心力衰竭而亡。

这样的死亡,用一句话形容叫:蜡炬成灰泪始干。他等于是自己将自己的生命燃烧完了,这是主动死亡。某种程度上,他最终是为他所挚爱的医学真正“献身”了。’

可叹,他最终被时间追上了,还未完成《地纪》,他的生命就被耗尽了。

倪海厦去世至今,已有十多年,因极度推崇中医,且理论颠覆太多人认知,他一直毁誉参半,而其“毁”,则集中在他59岁就辞世的事实上。可笔者却认为:倪海厦早逝,恰是他之“誉”,毕竟,他是为医学耗尽生命而死。这样的死,比之碌碌无为活到200岁,明显前者更伟大。

末尾,附上倪海厦最后一次诊治病人时留下的一句话,他说:

“凡夫是为己、为利,而圣人是为公、为义。”

圣人为公、为义,所以圣人眼里没有个人利益,也即没有“功名”一类。而“圣人无功”,正是倪海厦生前说得最多的一句话,而他的一生,也担得起“圣人无功”四字!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