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种起源重大假设:我们的祖先是猪和黑猩猩混血

你敢相信吗?居然有人说我们的祖先是猪和黑猩猩混血?

2013年,麦卡锡自行在网上发表了他的“猪-黑猩猩假说”。事实上,这是麦卡锡能把它公之于众的唯一途径。没有学术期刊打算触及此事。几周之内,《每日邮报》听到了风声,并写了一篇文章,标题是《一只雌性黑猩猩和一头猪交配后演化出了人类》。这使麦卡锡迅速获得了全球的受众和远扬的恶名。

主流科学家也因此被激怒了。数名科学家气愤地提出:如果麦卡锡认真地相信猪和灵长类动物能繁衍后代,那么他应该试试让一头猪怀孕,,最好用上他自己的精子,然后再报告他的结果。麦卡锡拒绝了。

麦卡锡的眨低者有许多更具体的批评。其中许多聚焦于他那份人类与黑猩猩不同之处的清单,攻击它为经过镝心拣选的专门支持他古怪论点的列表。他们指出,清单略去了两个最明显的区别,即我们靠双腿行走,而且有较大的大脑,这两个特点都不像猪。他们解释说,虽然这么多的相似性很有意思,但却是趋同演化的结果一由于面临相似的选择压力,不相关的物种演化出了相似特点的现象。

批评者同时还坚持认为:不论麦卡锡是怎样宣称的,细胞层面肯定有生殖屏障,会阻止猪-黑猩猩发生杂交。猪和灵长类动物的支系在八千万年前就分幵了,在那时候积累了太多的差异,以至于不可能再把它们归在一类。甚至就连一个猪的精子能否识别出黑猩猩的卵子以成功使之受精,也是值得怀疑的。在动物生物学中,显然并没有跨越了如此巨大的分类学差异还发生杂交的已知例子。

接着,还有缺乏遗传学证据的问题。就算事实如同麦卡锡提出的那样,假设的猪-黑猩猩杂交的后代曾经与黑猩猩混血了许多代,也应该有继承自猪的线索留在我们的DNA中。到了2013年,猪和人类的基因组

都已经完成了完整的测序工作,但是对两者的分析未能揭示任何明显的相似性。猪的基因序列如果在我们的DNA中存在,研究者应该会注意到才对。就麦卡锡的批评者而言,这是猪-黑猩猩杂交假说“棺材”上最后也是决定性的一根钉子。

然而,这段故事还没彻底结束。2015年,研究者们发现猪和人类的遗传因子中,所谓的短散在重复序列(SINEs)之间,有出人意料的相似之处,其粉丝中间(是的,该假说有一群粉丝)刮起了一阵激动的旋风。这是否意味着“猪-黑猩猩假说”终于有了基因方面的支持?麦卡锡的说法是不是即将被证实了?

不太对。麦卡锡自己也告诫说,该发现很难证明他的假说,将其描述为“一场九局的比赛中才得了一分而已”。没有更实质性的证据,他的理论注定还得待在学术边缘最偏僻的角落。但即使该理论正如大多数科学家认定的那样,错得离谱,它仍然提出了颇具争议性的问题:杂交的边界在哪里?两个物种在分隔多远的情况下仍然能产下后代?

在实现的路上,有许多严重的问题横亘在人们面前,尤其是如何阻止人类免疫系统对猪器官发生的排异反应。而已经得到数十亿美元投入的一种可能的解决办法是,培育从细胞层面更像人类的猪。美国索尔克研究所和加利福尼亚大学的研究者正在积极工作来实现这一点,而且他们已经成功地造出了人类-猪嵌合体的样本。

这也就是说,就算六百万年前猪-黑猩猩的杂交动物没有出生,人与猪混合而生出来的不寻常的生物如今也确实存在于实验室里了。不过,它们只是恰巧属于科学的产物,而非自然。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