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救世主女主vs小莲花男主《拯救六界从谈恋爱开始》by尤前

《拯救六界从谈恋爱开始》作者:尤前

【文案】

姜燃意外被卷入修仙世界,自来熟的天帝告诉她,这个世界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魔渊即将暴发,三千魔神就要破封而出,六界危难在即。

  幸天道降下圣谕,指明了救世的关键,所以她才集合众仙之力,不得已启动跨界传送法阵,将她召唤了过来。

  姜燃虽然觉得让一个零修为的人救世这事有点离谱,但还是咬咬牙点了头,“明白了,我是先诛杀魔神,还是封印魔渊?”拯救六界这事我熟!

  “哦,那到不必。”天帝摇了摇头,一本正经的道,“天道所指的救世主并不是你。”

  “那是谁?”

  “是你未来的儿子!”

  姜.母胎单身狗.燃:汪汪汪???

  “所以……”天帝默默掏出了一百零八名六界优秀男青年的相亲名单,“勇敢的少女啊,为了六界,快去谈恋爱吧!”

  淦!

内容标签:1v1,仙侠,男怀孕,马甲,穿越爽文,天花板战力。

【作品简评】

本文感情线虽然没有达到五五开,但是真的超好磕!男主千年如一日地偷偷爱慕他家尊上,但往往关系越亲密越难直说心意;而女主其实也对这朵小莲花见色起意,只不过碍于他被自己捧出的“晚辈”身份拉不下脸面。所以说酒是个好东西,女主果断扑倒她肖想已久的小莲花,而男主则感觉拥有了世间最大的幸运。他们的相处也是长情陪伴中的高能甜蜜。

【片段】

姜燃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是一片白色的云纱帐,此纱由灵气织就,再镶上祥云流光,轻轻飘动时,会有七彩色泽缓缓流过,美轮美奂也晃得她眼睛发疼。

她来不及吐槽这睡觉还在床帘上装彩灯的畸形审美,一道轻柔的女声却突然在床边响起,带着几分欣喜和期待。

  “殿下,您终于醒了!”

  她侧头一看,才发现床边坐着个广袖仙裙的女子,姿容十分出色且仙气围绕,正睁着一双黑亮的眼睛,对她笑得露出一口白牙,整张脸都写着兴奋。

  这谁?

  姜燃心里一个咯噔,看着她一身古装,顿时有种不详的预感,第一反应就是立马摸了摸自己的脸,再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胳膊还是那两胳膊,脸也是那张脸,就连那身黄色外套都还套在身上,除了多几道褶皱外,跟她睡着前一模一样。

  “殿下?”女子见她不回应,只是低头拉扯自己的衣物,忍不住出声,“可是有哪里不适?不如……”

  “你等会!”她心底乱得一匹,确认了的确是自己的身体后,哧溜一下从床上爬起,快步朝着门外走去。

  “咦,殿下?殿下!”女子吓了一跳,立马跟了上去。

  她却猛的一下拉开了门,下一刻只见门外一片仙气缭绕,座座白玉铸造的仙宫矗立于云层之上,天空遍布七彩雾光永久不落,群群仙鹤在仙宫间穿梭而过,时不时还能听到一阵阵的仙音环绕,端的是一副绝美仙境的画面。

  每一处都仿佛在说明,这里不止已经不是人间,还不是她熟悉的地球了!

  姜燃僵立,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仙境,内心只浮现出一个字。

  淦!

  又来?

  “殿下。”屋内的小仙侍跟了上来,一脸担忧的道,“殿下怎么了?您可别吓我,我这就通知医仙过来?”说着就要捏诀传讯。

  “不用了。”姜燃这才回过神来,压下满心的MMP,心累的叹了一声,“我没事。”

  小仙侍仍旧怀疑的看着她,似是有些犹豫。

  “你为什么叫我殿下?”姜燃问道,她很确定已经穿越了,但这明明是自己的身体,是身穿而不是魂穿,怎么就变成什么殿下了?

  “殿下是天帝亲封的奉天公主,我等自然是要尊称一声殿下的。”小仙侍了然一笑,轻声解释。

  “天帝亲封?”啥玩意?

  “对了……”她似是又想起了什么,继续道,“三天前殿下还晕着呢,自然是不知道此事,不过如今陛下的旨意已经传送六界,您已经是众界皆知的奉天公主了。”

  “三天前?”姜燃皱了皱眉,“我晕了三天!”

  “嗯嗯嗯。”小仙侍点了点头。“谕法星君说了,殿下出身不一般,身体受不住阵法的威压,所以陷入晕迷是正常的,过几天就恢复了。”

  “谕法星君?阵法?”她觉得有些头疼,上下打量了小仙侍一眼,心累的问道,“那你又是谁?我为什么会在这?”

  她明明记得自己只是趁着周末,通宵打了晚游戏,在被敌对方血虐了几十回后,连衣服都懒得脱,直接倒头就睡着了,怎么一觉醒来就换了地方?

  “小仙名唤青珏,是陛下派我来服侍您的。”青珏朝她福了福身解释,又指了指门口的牌匾道,“这里是九重天宫的偏殿浮云殿,也是陛下赐予您的临时仙府,至于殿下为什么会在这里……”

  她停了一下,细细看了她一眼,用着似是怕吓着她的语气道,“那是因为天帝陛下应天道圣谕指引,于缘起之日,联合十八位星君与众仙家,集众仙之力在承天台布下了跨界阵法,足足用了三个月的时间,才终使法阵启动,将殿下召唤到此处的。”

  “所以是你们把我拉到这个鬼……世界的?”姜燃眉头顿时挤成了川字,“这里还是仙界?你是仙人?”你们这请人不要需要经过本人同意的吗?

  “没错!”她用力点头,“我会好好照顾殿下的。”

  “等等,我就想问问为什么?”姜燃更加迷糊了,原本以为是意外穿越,没想到还是他们主动的?仙界什么时候这么有牌面了,可以随意从异世界拉人,不犯法的吗?

  “这个……事关天机,小仙并不清楚详情。”青珏摇了摇头,带些歉意的道,“只是天帝特意嘱咐,您的存在对于六界来说至关重要,乃是天道之示的天命之人。所以陛下和众仙君才不惜耗费半数修为,将殿下召唤于此。”

  说着,双眼发亮又带些自豪的道,“当时很多人都以为此法不会成功,毕竟所谓的跨界阵法只是个传言而已,就连四方圣殿都觉得陛下此举只是徒劳。谁能想到阵法真的成功启动了,还将殿下召请了过来。”

  “……”那我谢谢你啊!

  “你们还能把我送回去吗?”她带着最后一丝希望问道,“不是有那个什么阵法吗?”能把她拉过来,自然也能送回去吧。

  “啊?啊!”青珏一愣,似是没想到她听到此事后,第一反应居然是想回去,顿时有些慌乱的摇头道,“这个肯定是不行的,莫说启动法阵需要百名仙君的半数修为,而且那个阵法也只能启动一次,召唤殿下过来时就已经损毁了,是不能再启动的。”

  “……”不带包接不包送的!

  “陛下很早前就已经等着见殿下了。”青珏想到了什么,转移话题道,“如今您已经清醒必是要第一时间召见的,到时若是殿下还有其它的疑问,待见到天帝陛下就什么都明白了。”

  “嗯。”姜燃应了一声,不置可否。

  “那殿下先回屋休息会,小仙这就前去通传。”说完像是怕她真的跑掉似的,行了个礼便着急忙慌的朝外走去,临飞前还反复回头交待,“殿下稍等,我马上就回来,等我哦。”

  姜燃有些好笑的看着匆忙飞远的仙侍,到是也没有回屋,反而在院中的一处石椅上坐下,转头细细打量了一番四周各个精致,处处华美的仙宫景色。

  这就是如今的仙界啊,还真是……完全不一样了呢!

姜燃轻轻的叹了一声,单手支头轻靠在石桌上,抬头看向头顶那片满是霞光的青天白云,用心感受了一番,直到接触到一片浩瀚如宇宙,却又融洽自然虚无飘渺,仿佛坚定永恒的存在,那是属于此方的天道。

  “话说,你不解释一下吗?”说好的退休养老呢?又将她拉回来是咋回事?

  没错,是又!

  虽然这个仙界有些陌生,但姜燃却无比确信,这就是她曾经穿越过一次的世界。上次时她还叫“燃筝”且是魂穿,而这次却是身穿。

  当年的那个世界,也不像现在这样处处透着安静平和。当年这里可是个魔道横行,天道崩塌,快要玩完了的世界。

  那个时候莫说是人间,整个六界几乎全都是炼狱,弱小无助的凡人几乎灭绝,所谓的正道仙人更是过街老鼠一般的存在,哪有这番美轮美奂的场景。

  当时她莫名其妙被扯进来,第一个接触到的就是无形无状,几乎快要消亡的天道。它扔下一句:重塑天道,送你回家,然后就消失得一干二净。

  姜燃当时穿越的那具身体也是个普通人,弱得随便来个妖魔都能将她按在地上磨擦。所以不得不一边苟着躲避妖魔的迫害,一边猥琐发育壮大自身,在那段时间里她日日做梦都想回家。硬生生从一个娇弱得破个皮都能哭半天的软妹子,操成了一个被砍七八刀,还能咬牙反杀的铮铮铁汉!

  直至苟到有了一些自保能力后,又前前后后花了数千年的时间,才一点点的混出了头,自己都没想到,后来她还真就肃清了六界,将那些污七八糟的妖魔灭了个干净,更将这个混乱不堪的世界生生拽了回来,期间经历磨难与艰辛,她自己都数不清楚了。

  所以当再一次感应天道已经完整的时候,她才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回家,并做好了忘记这个世界的一切,从此过上退休养老幸福生活的准备。

  谁知道,她就回去了五年,仅仅五年的时间,她又被拉回来了。

  什么鬼?

  “别躲在里面不吭声,说话!”姜燃继续瞅着天空质问,什么跨界阵法,她压根就不信。如果穿越异世真的这么简单,当年她早回去了,哪用得着兢兢业业的重塑天道塑了那么多年。就连当年穿越回去,还不得不作了一个大死才成功。

  如今这么随便就被个阵法拉过来,要说这里没天道的手笔,鬼信啊!

  她没有在清醒的当时,就掀了天道的底裤,已经算是给面子了。

  许是察觉她真的生气了,一道空灵却毫无起伏的声音,缓缓在她脑海中响起。

  “奖励。”

  短短两个字,一如继往的言简意赅。

  姜燃脸一黑,有种想暴揍天道的冲动,“你确定这是奖励,不是惩罚?”

  好不容易才回归安宁的生活,又将她拉回噩梦之地,这是哪门子的奖励?

  她就不明白了,就算是薅羊毛也不能逮着同一只使劲薅吧!

  莫非是为了当年离开这个世界之前,干的那件不是人干的事?

  但那不是为了赶紧回家,没办法嘛。

  天道不会这么小气吧!

  姜燃试图跟它讲讲道理,再将自己送回去。可无论她好说歹好,除了天空的霞光又多了几道,刺得她眼睛疼外,天道再没有回应,仿佛刚刚那一声是她幻听的一般。

  她只好放弃,毕竟她只是个弱鸡凡人,已经不是当年拳打魔神,脚踢修罗,怼天怼地的人了。

  算了!

  天道打定主意装死,也没有办法,于是没继续问,而是想着什么时候去瞅瞅那个所谓的跨界阵法,看能否有什么转机。

  这一想,通传完的青珏就回来了,并一脸欣喜告诉她,天帝要马上见她,说着就要带她去上青殿。

  姜燃被带着腾云而起,眼看着就要飞离这座仙宫。一直装死的天道,那空灵的声音才再次在脑海中响起,明明是没有任何起伏宛如机器的声音,却无端从里面感受到了一丝关切。

  “你的世界,过得可好?”

  姜燃愣了一下,思绪有一瞬间的空白,心头更是泛出些许的迷茫,一时不知如何作答。

  过得好不好……

  兴许也不算是好吧,毕竟她在这边绝地求生了数千年,虽说两个世界的时间流速不同。但是等她回去,那边也已经过了十年,她也当了整整十年的植物人。

  曾经珍视的朋友早已经离她而去,而珍爱的家人也被告之,两年前就先后离世。清醒过来的那两年,她有种被全世界都抛弃了的感觉,明明是日思夜念的地方,却又分外的陌生。只能日复一日拼尽全力的做着复健,还看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生理医生,才慢慢调节了过来。

  有时候她甚至苦中作乐的想,还好她从小就只有爷爷奶奶两个亲人,而他们离世之后又将一切都留给了她,不然做为植物人,或许等不到醒来的日子。

  可即使是这样,她也仍旧眷恋着自己的世界,那个和平安定,人人平等,没有那么多纷争战场,也相对稳定的世界。

  能够好好的活,谁又愿意面对刀光剑影。

  所以说……她还是一点都就不想穿越啊!

  上次就被天道坑惨了,这次还不定又有什么坑等着她呢?

  “殿下,前面就是上青殿了!”青珏指了指前面最大的仙宫道,“这可是仙界唯一的上殿,乃是各方仙君朝见的地方,平日我等小仙都不被允许来此,可见陛下有多重视您了。”

  姜燃这才回神,抬头一看,只见一层层白玉阶梯之上,豁然挺立着一座巨大的金色殿宇,殿宇周身环绕着耀眼的光芒,如同一轮烈日一般将四周映成一片金黄,殿宇无一处不华美庄重,隐隐还带着丝天地威压。

  只是在那大殿的正上方,却悬挂着一柄白色巨剑,那剑身大如山岳,几乎比上青殿都大上几分,剑尖直指下方,仿佛随时会落下将殿宇贯穿一般,无端给原本庄严不可冒犯的仙殿,带上了几分肃杀之意。

  姜燃看着空中的剑,呆了一下。

  “那是……”

“哦,那是天道之剑!”青珏顺着她的视线看了剑一眼,立马解释道,“是陛下成就天帝之位时,出现在上青殿上空的神剑。听说很多年前六界曾经一度陷入魔道之手,至整个六界生灵涂炭民不聊生。传闻此剑在那场六界之乱中诛杀了三千魔神,煞气极重。所以天道才会赐下此神剑,用以威慑众仙,提醒大家切误重蹈覆辙迷失魔道。”

  “……”啊这,仙界版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殿下不必担心……”青珏以为她被吓到,连忙安慰道,“此剑虽然高悬九天之上,但是传闻它只会在有仙人误入魔道、祸乱六界时才会落下,您不用害怕的。”

  “……”不是,她只是觉得这把剑,有点眼熟而已。

  应该不会吧?

  姜燃也没细想,收回视线,说话间两人已经从云头飞下,落在了上青殿前的白玉台阶之上,正打算进殿。

  突然……

  一声剑鸣响彻云霄,高亢轻脆的嗡鸣瞬间传遍整个仙宫,并朝着仙界扩散而去,上空的剑似是感应到了什么,整把剑都开始激动的颤抖了起来,剑压更是震得下方的上青殿都开始颤动。

  姜燃心里一个咯噔,卧槽,还真是她当年用的那把小破剑,变得这么高大上,她既一时没认出来。

  眼看着那小破剑,越抖越兴奋,隐隐有立马就飞过来的架势,整个上青殿都被它的剑气迫害得地动山摇,地面迸出条条裂缝。

  青珏吓了一跳,慌乱稳住身形,还不忘顺手扶住她,“这……这是怎么了?天道之剑怎么突然如此,殿下您没事……”

  “闭嘴!”姜燃瞪了空中的傻乐的剑一眼,不得不出声训斥小破剑这几乎等同噬主的行为。

  下一刻,剑呜声果然一滞,瞬间收了声,震动也停了下来,就连四周那溢出的剑气,也变得棉软委屈了起来。

  “啊?!”到是旁边青珏被她吼得一愣,殿下怎么突然就发火了。

  “呃……我刚是说,谢谢仙子!”姜燃僵了下,尴尬的改口并转移话题,“我们到了吗?”

  “哦哦。”青珏也没有细思,只以为自己听错,“到了到了,殿下随我进殿就是。”

  说完正打算往里走,门口却先迎出一道身影,爽朗激动的女声响起。

  “天道圣谕果然没错,数千年来天道之剑还是第一次有此等反应!”

  只见对方一身祥云仙霞织就的长袍,满身仙气环绕着天地威压,整个人都写被天地认可字眼的人迎面走来。她穿着并不华丽,甚至有些随意,就连修为也不是顶尖,但那满身的气度却完全不会让人错认,这便是如今掌管六界的天帝。

  更让姜燃惊讶的,这居然是一名女性,女天帝?!

  嗯,莫名觉得十分合理是怎么回事?

  青珏直接福身行礼,天帝却眼睛刷的一亮,激动的快走几步,一把拉住还在犹豫要不要也行个礼的姜燃,用力握了握,特别没有架子的道,“你终于醒了,来自天外的友人。”

  “呃……”姜燃顿住,这是天帝?也太亲民了些吧。

  “要不是六界有些急事需要处理,实在走不开,我早该去浮云殿见你,你可千万不要介意。”天帝拉着她的手用力的摇了摇,十分自来熟的一通询问,“怎么样可还适应仙界的生活?身体可好些?有不舒服的地方吗?要不要我现在就唤医仙来帮你看看?”

  “不用了,我很好。”姜燃有些意外的抽回了手,“多谢陛下。”

  “无需这般客气。”对方却笑得更加热情了,“你还不知道吧,前几日我已认下你为义女,如今你便是我仙界的奉天公主。若是你愿意,便我一声母皇吧!”

  “……”我怀疑你在占我便宜,而且我有证据。

  天帝却越说越兴奋,换上了一副老母亲的样子神情,“奉天啊,你一来天道之剑就有此反应,我们果然没有找错人,你注定会是我们六界的功臣。”

  “呃……听青珏说,我是被你们用阵法召唤到这里的。”姜燃没有回应这突来的母女关系,反而转开话题直接问,“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想知道为什么?你们把我召唤过来又是为何?”

  天帝愣了一下,但很快又恢复了刚刚热情,似是早知道她会问一般,笑得越加温和的道,“此事说来话长,不如你随我入内详谈,我会将一切都告之于你,放心我等召唤你到此绝无恶意。”

  说着她侧身一步,示意她跟她走。

  姜燃没有犹豫,直接跟了上去,只是对方却没有直接进去前方的上青殿,反而带她转入了旁边一方仙气飘渺的院落,并引她入坐一方雅致的凉亭中。

  兴许是为了缓解她的紧张与焦躁,此处亭子外便是一片清澈的仙湖,湖面之上粉色的莲花开满了湖面,时不时飘来缕缕清香,令人不由的心神放松。

  天帝扬手轻轻一挥,亭中的石桌上便出现了众多茶具。她十分随意的亲自动手,仔细烹茶并倒了杯递给姜燃,一边含笑着道,“我名唤明曦,乃是此间天帝,奉天你晕迷了三日,所以一直不知你名讳是?”

  “姜燃。”她直接回道。

  “燃?”天帝明曦愣了一下,似是想起了什么,脸上闪过些许意外又立马恢复,点了点头,“姜燃,好……好名字!”

  她呡了口茶,细细看了看面前波澜不惊神色淡定的女子,明明是个没修为的凡人,但即便是面对她时,也丝毫不露半丝怯意,更不受她威压所影响,仿佛在她眼里,天帝跟普通人也没区别一般,难道这便是天外之人吗?

  “陛下,可以说了吗?”姜燃催促道。

  “自然。”天帝明曦这才点头,沉声开口道,“要说召唤你来此的原因,就不得不提一些六界的旧事。”

  她叹了一声,似是想起了什么沉痛的事,连着声音都低沉了不少,“说来姜小友可能不信,如今的六界其实在几千多年前几近走向绝路,那时天道崩塌,世间仙道不存,人道灭绝。整个六界都沉陷魔道之中,三千魔神肆虐各界,毫不夸张的说,那时的六界处处皆是炼狱。”

  “……嗯。”姜燃端起茶喝了口,她何止相信,那样的炼狱,她更是亲身经历过。

PS:想要资源的宝子们【关注 点赞 收藏 分享】评论留言【想看】小馆会私信链接你的!

文中插图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谢谢!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