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沉迷”为游戏上锁 解开孩子心扉的钥匙在谁手中?

南都讯 游戏新政“靴子”落地,“史上最严”监管来临。

回想新政前与孩子的“斗智斗勇”,广州家长张清和也曾经历过多番头疼;当下终于“松了口气”,因为国家帮忙“把孩子的游戏时间管起来了”。

2月23日,南都教育联盟联合南都民调中心正式发布游戏“防沉迷”调查报告。报告指出,逾九成受访家长认为新政实施作用很大,近八成受访家长表示孩子的学习效果有改善;新政对于学生游戏时长和消费的控制较明显。

然而,“物理隔绝是很难做到的”,仅仅依靠政府与企业的合力还不够。自女儿爱上游戏,苏蔓充分“理解孩子对游戏的喜好”,并陪伴其去现场观看《第五人格》电竞联赛全国总决赛,与孩子共情。

这个游戏受防沉迷系统限制了,孩子就找其他游戏替代;平板已经藏了不止五个地方,密码改到自己都忘了,但孩子都能记得住;若是找不到平板,孩子也会让家里的老人家要手机或电脑玩游戏……同样在广州,二孩妈妈陈思齐则遭遇了这样的尴尬境地。

诚然,对于“有心管、没时间管”的广大家长来说,“堵不是办法”。“因为游戏这件事情,把亲子关系弄得紧张糟糕是得不偿失的。”张清和说道。

探寻游戏防沉迷更行之有效的方法,仍任重而道远。

影响

新政出台家长“松了一口气” 孩子讲道理接受规则

毫无疑问,时下游戏早已渗透到生活的各个方面,孩子不可避免地会接触电子游戏。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2019年发布的《中小学生网络游戏的认知、态度、行为研究报告》显示,76.3%的学生从小学就开始接触网络游戏。

为切实保护未成年人身心健康,2021年8月30日,国家新闻出版署下发《关于进一步严格管理 切实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针对该通知,多家游戏公司第一时间积极回应,进一步升格未成年人防沉迷措施。

2021年8月30日,国家新闻出版署下发《关于进一步严格管理 切实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

新政一出,和多数家长一样,张清和坦言“确实可以松了一口气”。

事实上,为了控制好孩子的游戏时间,新政前她也曾花很多时间“和孩子斗智斗勇来周旋”,“经历很多次的讨价还价以及现实妥协”。与孩子定好玩游戏的条件与协议,让丈夫陪孩子玩游戏、树立榜样,抵御、转移孩子多次的底线试探……这都需要时间和心思来专研与琢磨,从而“对症下药”。

如今,“孩子也知道,再怎么闹也是没用的,不是父母不给玩,而是规定不可逾越”。张清和表示,儿子已经心甘情愿接受“管制”了。

因抑郁症休学在家接受治疗、每日都与游戏相伴的李梦也发现,新政发布后国内的网游几乎都配备了防沉迷系统。“不得已弃了明日方舟的大号,因为能玩的时间太少了,我也没办法保证自己可以在规定时间内准时上线。”李梦遗憾地告诉记者,弃用大号让她无比心痛。

“国家政策引导游戏企业的做法,我觉得是有用的。”广东省家庭教育指导中心专家、广州市家教会指导专家、广州市越秀区瑶台小学原校长黄妙贤表示,由于玩游戏的渠道和时间受限了,学生接触到游戏的机会也就少了很多,起码在大环境上会有所改善。

1月17日,腾讯游戏发布了“寒假限玩日历”。

陈思齐也抱有此想法。寒假期间,在看到腾讯游戏发布了“寒假限玩日历”(未成年人最多玩游戏14小时)后,她深有感触地说道:“我很开心相关企业能做出不利于其市场份额增长的决定和措施。且不管小孩有没有能力破解这些限制,只要做了限制,总会遏制很大一部分情况的发生。”受新政影响,她的儿子在游戏时间上有所改观,但钻空子的行为却从未停下;这半年来为了游戏已“干架”多次,亲子关系也有所隔阂。

正如苏蔓所说,“物理隔绝是很难做到的”。黄妙贤就指出,仅仅依靠游戏企业限制未成年人游戏时间“治不了本”,想要治本还是要依靠家庭和学校共同的教育。

引导

与孩子共情 母亲陪伴女儿现场观看电竞比赛

“游戏这个东西,本人真的想玩的话,有一百种办法可以玩到。如果像防贼一样防着孩子去玩游戏,是不切实际的。”张清和对此深有体会。

在她看来,一个星期玩三个小时游戏确实不多,“作为家长非常可以接受了”。然而,并不能因此就放纵孩子,还是需要收放自如。“我希望孩子知道,虚拟世界有许多奇妙有趣之处,而真实世界的新鲜活动则更加动人。”

为此,张清和偶尔会挑选一个可以玩游戏的时间,带孩子出去看个电影,或者让他约上小伙伴一起去游泳。虽然事后孩子嘴上会念叨着“又浪费了一个小时的游戏时间”,但是有家人或者小伙伴的陪伴,在那丢失的一个小时游戏时间里他还是开心的,于事无补的懊恼很快也会被他弃之脑后。“我觉得,这样不断地放一下,收一下,孩子对人生的体验会更深刻多元一些。”

南都游戏“防沉迷”调查报告指出,51.52%受访家长表示新政出台后孩子每周玩游戏的时长下降至少一个区间(如从1-3小时降至1小时以内)。

若提取其中的关键词,定有家庭教育、家长陪伴等字样。这也是苏蔓和丈夫给予女儿最好的“礼物”之一。

“我孩子大概在小学5年级开始喜欢上游戏,玩过第五人格、和平精英、我的世界、王者荣耀等等。”谈到对女儿的游戏管理,苏蔓总结出的经验就是:“家长肯花时间沟通,孩子会讲道理的。”

自孩子爱上游戏起,与张清和早期的家庭教育一样,苏蔓及时介入、与孩子协商定下规矩。比如,绝对不能无限制充值,游戏上超过50元的开销要报备;绝对不可以使用手机不受限制,用手机的时间必须双方协商好,一定要完成当天学习计划任务才能拿到手机……

2021广东电子竞技联赛东莞赛区决赛现场。

“尽量和孩子共情,理解孩子对游戏的喜好”,这也是苏蔓家庭教育的重要法则。知道女儿喜欢《第五人格》这个游戏,她还曾带着女儿到比赛现场观看该游戏的电竞联赛全国总决赛。“在现场待了大半天,旁边全是半大孩子在呐喊,我都睡了几觉。反正让她很开心,还有随票送的限量装备让她感觉拉风,就值了。”

随着女儿上了初中、在校寄宿,苏蔓深知“一定要提高陪伴质量”。每当女儿周末回家,苏蔓侧重陪伴学习,丈夫则侧重陪伴玩乐。“她最近迷上了健身,她爸爸就买了健身卡,周末带她出去做运动。”

调查报告提到,62.21%的学生增加了体育运动时间,占比居首。

值得一提的是,苏蔓甚至还帮女儿登录游戏,并通过游戏防沉迷系统认证。如此的前提是,双方经过充分沟通协调,苏蔓会陪伴女儿完成学习任务,再使其于非政策规定的游戏时间内畅玩1小时。

“突然有一天女儿和我说,她发现自己没什么游戏天赋,使劲打游戏级别也上不去,就没那么上瘾了。”苏蔓向南都记者说道。

问题

家长“有心管、没时间管” 孩子期盼父母多花时间精力沟通

在游戏面前,好的亲子关系都是相似的;而出现矛盾的,各有各的问题。

寒假前,陈思齐还感觉“应该不用怎么操心了”;如今再回看,“没想到被现实打脸了”。

与张清和、苏蔓一样,陈思齐也与儿子制定了规矩:每天只能在完成作业后玩半个小时手机。但事与愿违,儿子“管不住自己玩游戏已经是常态”,甚至此前从不玩游戏的小儿子也受影响而开始跟风。只要她不盯紧儿子,他就一定会超时;她不在家的话,他就沉迷游戏“完全无止境”。

这个游戏受防沉迷系统限制了,孩子就找其他游戏替代;平板已经藏了不止五个地方,密码改到自己都忘了,但孩子都能记得住;若是找不到平板,孩子也会让家里的老人家要手机或电脑玩游戏。“老人家总说怪不了孩子,要怪就怪游戏企业。”陈思齐有些无奈:“所以家庭教育,大家都要达成一致的观点,才能进行得下去。”

“规定是双方协商定下的,但我们家长不在家,监管不到位,就完全没办法控制他了,完全靠他自觉。”陈思齐的这番话,道出了当下很多家庭面临的共同难题。由于父母亲双方都要上班,在家时间本来就少,大家都是“有心管、没时间管”。

超四成受访家长表示,孩子试过“直接向家长索要身份证,要求家长帮忙通过人脸识别”。

谈及自己的父母,初中生李梦甚至都不愿多开口。妈妈由于工作太忙,总是到凌晨才回家,没有时间陪伴她;至于爸爸,自从她有了自己的电脑后,不再需要去爸爸房间占用其电脑,两人就再也没有怎么说过话。父女两人,一人一台电脑,缄默无言。虽只有一墙之隔,但对方在做什么、吃什么都毫不知情,也毫不在意。

《Project Sekai》《Phigros》《Fate/GrandOrder》《明日方舟》《模拟人生》《泰拉瑞亚》......当被问及玩过多少种游戏时,2006年出生的她不假思索地抛出了一大串名词,从国内到国外,从主打偶像IP的音游、角色扮演模拟经营类的电脑单机游戏到冒险格斗类的联机游戏,林林总总加起来超过30款。这还只是她粗略给出的数字。

因遭受校园欺凌加上学习压力太大,她被确诊患上抑郁症,去年因此申请了休学,在家接受治疗。李梦告诉记者,平时会在家画画、做手工、看书,但玩游戏仍是她最主要的休闲方式。她最喜欢的游戏是《模拟人生4》,喜欢操控角色去做现实中的事情,比如在游戏里养猫、养小孩、工作和交流。现实中的这些事情却让她觉得索然无味,现实中的她很少与人面对面沟通,基本不出门。“在游戏里技能很容易提升,技能提升职位就提升,可以请管家保姆,可以控制小孩。游戏自由度很高、可玩性高,现实中付出不一定有收获,还可能被辜负。”

游戏中的体验着实给李梦带来巨大快感。“最极端的时候,忘记吃饭、睡觉,不吃不喝持续24小时打一整天,直到支撑不住再去睡觉。”她不以为意地说道。

目前,很多国内游戏都配备了防沉迷系统。

受新政影响,很多国内游戏都配备了防沉迷系统。为了让她从抑郁情绪中转移注意力,李梦的妈妈主动用自己的身份证号注册相关游戏账号。此外,她也转向玩外区游戏,因为外区没有防沉迷系统。

即便如此沉迷游戏,李梦却不认为戒掉游戏是件难事。“关键在于自己想不想玩,父母管得严不严。如果父母真的愿意花时间和精力和我们沟通,不沉迷还是很容易的。”

“我其实现在已经觉得游戏没有意思了,但除了玩游戏我好像也不能做什么其他有意思的事了。”采访的最后,李梦如是说道。

未来

游戏并非洪水猛兽 父母需要真正了解孩子内心需求

“技术层面的限制有如‘猫捉老鼠’,孩子们总有五花八门的方法钻漏洞。”中国心理学会注册系统注册心理师、国家二级心理师陈香莲说道。

在她看来,孩子沉迷游戏通常有三类原因。第一,本身自制力较弱,无法控制自己;其次,缺少父母陪伴和正常的社交娱乐需求得不到满足的孩子会在游戏中寻求人与人的链接,以此弥补现实中的情感缺失;最后,由于学习压力太大,当孩子们不能在从成绩上获得成就感时,就会把自己的战场转移到游戏上,借此解压或逃避现实困境。

广州市政协委员、英东中学校长胡国胜坦言,在自己的日常工作中,就遇到过因沉迷游戏而产生情绪问题的青少年。“他们通常表现出自律性较差、对大多事物兴趣低迷、遇事急躁、不太敢于展现自己,因此更愿意在游戏世界中获得简单和快捷的快乐。”

“为什么喜欢玩网络游戏?”南都教育联盟联合民调中心派发调查问卷近4000份。

尽管已经习惯了在虚拟世界里独自畅游,可当提到朋友时,李梦仍掩盖不住内心的渴望。“我的朋友只有两三个,特别想和她们见面,但是现在联系的机会很少。”由于怕打扰到对方的学校生活,李梦一般不会主动联系。即使网络上聊得热火朝天,但只要离开电脑转头看看周围,她依然觉得自己孤独,寸步难行。

陈香莲认为,在当前的电子时代,游戏并不是洪水猛兽。从根本上看,父母应该要真正地去了解和满足孩子的内心需求,进行疏导建立规则,有更多的耐心和陪伴。

实际上,陈思齐也明白“堵不是办法”。“越阻止他,他就越觉得这个东西有意思,和父母斗智斗勇越来劲。”每当她陪儿子去户外活动,脱离了只能玩游戏的环境后,儿子都会把游戏抛之脑后、愉快玩耍。甚至在她语重心长和儿子谈心时,他也会坦白管不住自己,希望父母“能管管他”。

近五成受访家长表示,主体责任应该由家长自己承担。

游戏防沉迷,道阻且长。为了进一步加强家校协同、家庭教育,实现合力育人,接下来南都教育联盟还将联动两会代表委员、中小学校长、专家学者等,为未成年人健康成长保驾护航,欢迎继续关注。

(注:文中受访家长与学生名字均为化名)

策划:李阳

统筹:尹来 游曼妮 孙小鹏 梁艳燕

采写:孙小鹏 程小妹 梁艳燕 叶斯茗

实习生:曾晓茵 王穗子 谭家怡 谭炯昭 杨湉湉

制图:何欣 李毅然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